久久热-久久热视频,久久热在线,99re6在线视频精品,久久热最新地址,久久热在线视频精品

拯救被淩辱的班花--校园春色





忘了是哪一天的晚上,當時已經十點多了我並沒有回到家,而只能孤獨的面對著SEM,


打著一片又一片的X-ray。




都是該死的老師,期末考試突然改成報告,平常沒數據的我,根本沒資料上 台,只好趕緊做實驗,


希望能趕出一點東西哀。教授學長今天都回家了,留下我 一個人在這裡,


所幸大多數的時間並不用等在X-ray室裡面,還可以用電腦 上網,不


然等著一片要一個多鐘頭的X-ray真是會瘋掉。




正當我上著風月尋找新色文時,外面傳來一些聲響,我心想:「這麼晚了,研究大樓的門也關了,


是誰會在這裡啊?」




基於好奇心,我走出實驗室,尋找聲音的來源,當我走到另一間實驗室時,裡面傳來一陣聲響。




這時我就發覺有點怪異,因為照理說今天只有我申請留校,基本上這整棟大樓應該只有我才對,


於是很好奇的敲了敲門,問:「請問裡面是哪位?」




裡面並沒有人直接回答,而是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慌張聲音,似乎在收拾些什麼,我又敲了敲門:




「裡面還好嗎?」




「嗯……恩……沒事,我……我出去了。」說完,門打開來,一位研究生從裡面衝出來,神色道是滿慌張的。




「學長好,咦!學長做實驗阿?」




雖然我這樣問,但打死我也不信,裡頭一定有鬼,那間實驗室有的多是管制類的藥品,


心想總不會是要拿去做啥壞事吧,但我總不能直接開門見山的問,只好找個台階讓他下。




只見那個研究生神情似乎鬆懈了一下,然後結巴的回答:「嗯……恩……對啊,我……我有事,先走了。」




說完就慌忙的離去。




很明显,这下子就露出了马脚,明明这栋大楼12点就关了,他要出去个鬼阿,那么慌张定有问题。




我好奇的走进去里面,首先当然事先检查药品,只见柜子都锁的好好的,不像有动过的痕迹,


不过我却发觉实验室里有台电脑萤幕未关,手去摸了摸主机,还是热的,很明显是刚用过不久。




「哼哼……原来学长是在用电脑,我到要看看是在看什么。」我边说手正要去打开电源。




「咦!这里怎么还有一个纸袋啊,还有一片光碟……哼哼……看样子……应该是……」




我承认我并不是个君子,我有很强烈的好奇心,尤其最近有传出某明星的自慰光碟,


让我对这片没有写名称的光碟是更感兴趣。




当我离开时随手将光碟带走,心想反正等明天再交给学长,今天到要先看看里头的内容




回到了实验室,我从纸袋里抽出那光碟,放进我的电脑查看,发现有些图片档和电影档。




我首先开启图片档,干!这都是些性虐的的图片。阿!!




当我看到女主角的脸时,我真的吓了一大跳,那竟然是我们班的班花-艺珍。




艺珍是我们班的班花,也算是我暗恋的对象,160出头的玲珑身材,C罩杯浑圆丰满富弹性的乳房,


穿着十分火辣,有着一张像松隆子般的脸蛋,一头及肩的长发,加上那白皙细嫩的皮肤,比例完美的双腿。




听说她家境不是非常好,学费和生活费大部分都要靠自己打工赚来,但这似乎没有影响到她的个性,


带人和善温柔,在班上,她总是被一群男生捧着,围绕着,虽然有好几次鼓起勇气想过去搭讪,


但总觉得比不上那些人,只敢躲在暗处幻想着她的身影,孤独的打手枪。




心想这可是个宝贝阿!




我赶紧打开影片档,入眼的是一幅令人血脉喷张的景象,一个灯光并不明亮的房间里,


艺珍身上的衣服已被撕烂,乳白色的胸罩半褪在胸前,两颗粉红色的乳头暴露在两个男人的面前,


被撕碎的裙子仍挂在腰间,内裤已被丢在一旁,狼狈的在床上让两个男人狎玩。




一个男的拿着跳蛋挑逗着艺珍的阴核,另一手则是用力捏揉着屁股,


另一个人则是粗鲁的蹂躏着那对小巧的乳房,并说着:「怎样,爽吧?你这淫荡的骚货」




咦!?这声音不是刚刚那个学长吗?




「我……我……不是……」在艺珍的声音里带着哭声,是不愿意受到这样的对待吗?




「哦?你下面的嘴可不是这么说喔!你听……」另一人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插着那流出股股淫液的穴,


发出「嗤嗤」的声响,而跳蛋也移到菊花门刺探着挑弄着,当那人转个角度时,哇靠!




那不就是楼下的大楼警卫吗!




「不要……我不……不是……」




艺珍很明显的想摆脱他们的玩弄,那俏臀不断的闪躲着,那白嫩修长的大腿被警卫孔武有力的大手扒开,


那湿漉漉的密穴大剌剌的暴露在镜头前




「哼!少在这里装纯洁了,妈的!给我好好的舔,搞不好把我弄爽了,今天我就放过你,


要不然今天就把你这骚屄操到烂!」说完警卫便将乌黑的阳具移到艺珍嘴边。




「不要!!我……恩恩……嗯呜……」




艺珍似图反抗的将头甩开,但那人却一把抓住艺珍的头发,强制的将他的肉棒塞入艺珍口中。




「怎么!不会舔阿!要这样阿……」




警卫抓着艺珍的头发,兀自摆弄着,艺珍因受到疼痛而流下泪来。




此时学长将艺珍身体翻转过来,抓起那浑俏的屁股,从后面对准阴穴用力挺了进去……




「恩恩……恩恩……」




正在被强制做着口交的艺珍,只能发出痛苦的表情,看到这样香艳刺激的画面,鸡巴当然是直挺挺的,


但我却心中却不由的想:她是不会咬下去喔。




「干!刚刚不是湿的吗?怎么现在这么快就没出水了阿!」学长不满的抱怨道。




「唉哟,给她涂点药不就好了,顺便试试我买的新药。」说完警卫拿了一罐像是软膏的东西。




「不!!!不要!!不要用那个……」艺珍露出惶恐的神情苦苦哀求着。




可是哀求并没有得到回应,警卫已用双手用力的涂抹在那被抓红的双乳上,


并倒了一些在菊花门跟抽插着的淫穴上。药力似乎十分强烈,在短短的几秒钟内,艺珍身体就开始起了变化,


眼神迷离,纤腰逐渐摆弄起来,并从喉间发出雪雪呻吟。




「恩……恩……啊啊……好……好爽……啊啊……」




「哼哼……你这小贱货露出淫乱的本性了吧!给我好好的舔!」




警卫放开双手,转而攻向两颗晃动的乳房,艺珍淫荡的舔弄着那人的肉棒,


在那昏暗的房间里充满了淫靡的气氛,萤幕前的我兴奋大过于吃惊,没想到冷冷的艺珍,


竟然在春药的催情下,有着如此强烈的反应,底下的鸡巴早已忍受不住而挺立,双手脱下裤头,


自己套弄着。




「啊啊啊……我要……要去了……啊啊……」艺珍忘情的叫着。




「喔喔……喔……我也要射了,喔……」学长加快速度撞击着艺珍的阴穴。




「阿……不……不要射在里面……」艺珍惊恐的叫道,可是似乎晚了一步,


学长抖了几下后缓缓的将软下的肉棒抽出,可他并不停止动作,而是继续在艺珍的大腿上磨增着。




「喔喔……我也要射了……」说着那人将精液射到了艺珍的嘴里。




这时我看看时间轴,靠!才3分钟,这两人也太嫩了吧,AV男优动辄都有十几分钟的表现,


相比之下实在是太差了点。




「不要给我吐出来!吞下去!」




警卫命令着,而艺珍似乎已经无法违抗,乖乖的将精液给吞了下去。药力似乎并没有因为高潮而退去,


艺珍马上又开始扭起腰,并抓起学长的肉棒开始舔弄起来。




「呵呵……你还真是淫荡阿!刚高潮完马上又开始要了吗?」警卫说完掏起阳具准备要梅开二度。




「阿阿阿……阿阿……好爽!再来!我要……干死我这贱货吧!!」艺珍已经失魂的叫着。




接下来的影片里,艺珍就像条发情的母狗,接受着各种的凌虐耻辱而乐在其中,


直到最后两人累得躺在地上喘息,失去意识的艺珍仍然无自主的手淫着。




药效的强烈着实令我大吃一惊,但更令我兴奋的是,外表看似高傲冷艳的艺珍,在春药的催情下,


竟是如此的淫靡,忍不住对着萤幕了好几次手枪,直到萤幕沾满了精液,两手发软,老二还会兀自勃起,


久久无法消退。




好不容易把这部光碟看完,心中的喜悦大于对艺珍的怜悯。手上掌握的证据有道德一点,可以揭发给警方,


但是这样一来也就毁了艺珍,虽说彼此没什么交情,但看到她这样,实在也是于心不忍,


再者看到艺珍在片中淫荡的行径,让我想跟她干炮的欲望又更大了,好好的利用这片光碟,


肯定可以达到我心中所愿。




************




隔天,我依然將紙袋交給學長,當然裡頭的光碟已經先備份了起來,學長他問起有沒有看過裡頭的內容,


我當然是否認到底,還裝不知的問說裡頭是不是論文的重要東西!




今天下午上課時,藝珍異如往常的坐到教室最後方角落,神情十分古怪。偶而還用手指摀住嘴巴,


雙腿夾緊不斷的上下磨蹭,似乎在強忍著什麼。




這樣一回想起來,其實她已經好一陣子都這樣了,這幾個禮拜以來,她在班上並沒有像以往那麼的活躍,


每到下課往往就不見蹤影,和一年級下課會與班上同學和睦聊天的情景相較起來,的確詭異許多。




不過想起光碟裡的內容,我跨下的雞巴已經是蠢蠢欲動,依我的推測,今天 晚上應該還有一場絕妙好戲。




到了傍晚,我故意留在實驗室中,不開任何燈光,以避過晚上夜尋的警衛。




大約到了12點,一個人躲在實驗室開始覺的有點悶了,我不禁懷疑起我的判斷。




又過了半小時,依然沒有動靜,「今天真是猜錯了,白白等了一個晚上,不僅沒有戲可看,


還沒有好地方可睡,面對著生冷冷的機器。」心中正歎著我是何苦來哉時,外頭傳來聲響。我趕緊將預先準備派上場的機器拿在手中,打開門縫向外瞧去。




「母狗!你這只淫蕩的小母狗!給我好好的爬,爬到房間裡去!」




這是學長的聲音!看來我是壓對寶了,只是不知警衛休息室在哪。




我從門縫瞧出去,只見藝珍被一條黑色皮帶拴住脖子,四肢跪在地上爬著,


小小的嫩穴裡插著一根歐美尺寸的超粗按摩棒,屁眼裡也塞了一顆跳蛋。




她似乎已經屈服於這樣的淩辱,而且已經有點開始樂在其中,眼神中透露出無限春意,按摩棒的震動,


使淫液从大腿汩汩流到地上,沿路滴了下来,只见那原本白皙的玉膝,因为跪着爬而红肿淤青。




我没有马上跟过去,而是躲在门后,等到他们转下楼后我才跟过去,最后来到一楼的警员休息室,


门并没有全关起来,想是他们认为整栋大楼除了他们外,再也没有人了吧!




我预备好的DV开起,在将门推开几许,从缝里瞧去,警卫果然在里头,只见他已经全身赤裸裸的坐在床边,


那粗黑丑陋的鸡巴硬挺的立在他的双腿间。




艺珍颈上的皮绳已经解开,但是黑色项圈仍挂在脖子上,淫穴上的按摩棒已丢弃在旁,


警卫的脚趾正拨弄着淫穴,艺珍的小嘴在粗黑的肉棒疯狂的吸吮着,小手也抓着学长的肉棒上下套弄,


另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右奶忘情的搓揉着。




「怎样,我调教的如何?」那警卫问道。




「调教的真好,看来她已经习惯这样淫乱的生活了,今天中午我将跳蛋放进这母狗的淫穴中,


她带了一个下午,我想现在她一定是饥渴难耐,忍不住要吃精了。」




「那,这是我去买的男用春药,只要你在做爱的过程中不喝水,它绝对不会软下来,


比威而刚还猛,老子今天有这药可就要爽到底,前几天实在是太不尽兴了!」




警卫从桌上取过两颗胶囊,一颗递给了学长。




「哇!!那今天可要爽的够……」




「嗯,不过先不要吃,我要先折磨这母狗。」说完把艺珍一脚踢倒在地。




「给我……主人给我……给我你的……我那……好痒啊……」




艺珍囐语说着边转到警卫身旁,要舔上他的肉棒却被推在一旁。




「你是哪在痒阿,我的脚不是在这吗,你要我给你什么啊?」




警卫刻意的要艺珍说出那粗俗淫荡的字语。




「我要主人的……肉……肉棒……我下面的……妹妹痒啊……嗯……好痒,主人快给我吧!」




艺珍双腿紧夹着磨蹭,一边握着警卫的肉棒套弄。




「给你这条母狗可以啊,如果你能在5分钟之内将它吸出来,我便马上帮你止痒……」




话没说完,艺珍便扑到学长面前,一把抓起阴茎深深的含了进去。




「喔……好深……爽……好想要顶到……喉咙了……喔喔喔……」




学长忍不住叫了出来,艺珍则是右手揉着学长的蛋袋,一手抚摸着学长的身体,


警卫则是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这场春宫戏。过没多久只见学长抱住艺珍的头,腰部抽插的摆动。




「喔喔喔……爽阿!!我要射了……」




说着学长抖了几下,将精液全射进艺珍的嘴中,「靠!会不会太快了一点,这么快就射了喔! 」


我心中这样os着。




艺珍并没有吐出,而是含在嘴里,然后马上爬到警卫面前,张嘴展示在口中的精液。




「主人……他射了,快给我……恩恩……恩……」说着,也没有将口中的精液吐出,


而是「咕噜」一声全数吞进去,然后迫不及待的用淫穴在警卫的鸡巴上磨蹭着。




「好吧!就给你这小母狗!」说完便将粗黑的肉棒插入。




「啊……好粗……啊啊……爽……爽死我了……啊……再……再深点……啊啊」




艺珍不等全部插入,腰用力往前挺,疯狂的扭着细腰,头发飞乱的在空中甩着,


嫚妙的身躯狂野的在男人身躯上扭动着。




「我也来玩吧!」学长看到这样淫乱的景象,忍不住加入战局,将艺珍屁眼中的跳蛋抽出,


阴茎抹了点口水便插了进去。




「啊啊啊……痛啊啊啊……啊啊啊……」




再没有充分的准备下,屁眼突然闯入灼热的异物,因为受不了刺激大声的叫起来,同时身体也剧震了几下,


达到了高潮。




「这么快就高潮阿!这只是刚开始呢!」




警卫说着捏上了艺珍丰满的乳房,毫不怜惜的搓着,学长则是疯狂的顶着艺珍的屁股,


发出「啪搭啪搭」的声响,受到这样一次次的冲击她已经无法说出完整的字句,只是不断的淫叫着。




「啊……受不……了……我……又要……啊……丢了……啊啊……」说着再次攀上第二次高潮。




「干,这女的真紧,这骚穴用欧美尺寸的性具放了那么久,还能那么紧!」




警卫一边干一边品头论足的说着。




「我们配合好,这样这小浪女刺激会更大。」




「嗯!」




学长跟警卫开始放慢抽插速度,慢慢调整到同一动作,进出十分规律,


艺珍的神志因为连续的高潮显得有点恍惚,只能任由两人摆布,抽插过了一阵子后,


警卫开口说:「欸!怎么反应跟死鱼一样了,刺激不够了是吧!」说着,用脚挑起在地上的跳蛋,


对着阴蒂刺激着。




「啊……不要……会疯掉……啊啊……这样就会疯掉啊……」




听到艺珍这样说,警卫好像露出满意的笑容,跳蛋的强度开到最大,并贴近自己的肉棒,


似乎想要将他一起塞进艺珍那被粗黑肉棒操的淫水横流的骚穴。




「那这样如何?」




「痛……痛……啊啊……拿出来啊……那里会坏掉的……啊啊……不行……啊……会裂的……


要……要死了……啊啊……」艺珍因为受到强大的刺激从恍惚中醒过来,但随即被强大的痛楚淹没。




「干!操死你淫荡的贱货!爽死我了,夹的好紧……」




说着两人没有停下抽插动作,可怜艺珍那小小的淫穴如何能承受肉棒和跳蛋的进入,


渐渐的被撕裂,如被破处般流出血来,而后面屁眼还被学长狠狠的抽插着。




「求……求求你们停下来啊啊……痛……要死了……」




艺珍痛苦的哀求着,娇弱的身躯承受着如此的痛楚,眼角已经流出痛苦的眼泪。




可这两人根本不理艺珍的哀求,仍然强力的插着那已流血的阴道,最后艺珍受不了痛楚,晕了过去。




两人并没有停下动作,只是径自的爽着。




「喔喔喔……我要射了!」




「好!让我们一起射在她的淫穴里吧!」春药大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不……不要……射在……里……面……」




艺珍已经无力回应,她说出来的声音已是十分微弱,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但仍努力开口哀求着。




「哈哈!你这母狗,之前都射在里面了,还会差这一次吗?真不知你在想什么……」




说着,两人将精液射在那留着鲜血的阴户和屁眼中。




艺珍受到精液的冲击,身体震了一下,看来又达到一次高潮了吧!这次她全身虚脱的倒在地上,


许久没有动静。




「她不会挂了吧?」学长紧张的问。




「不会,这是药效过后的副作用,她会昏睡一会,没事的。」警卫说着。




眼见时机成熟,我拿着DV推开门,在两人面前晃着。




「哈,大学研究生及警卫迷奸轮暴女学生,这标题肯定会造成轰动!还附赠光碟一片,肯定值回票价!


我想,这要是弄到法院上,应该可判个几年的刑期和不少的精神赔偿吧」




「学弟!!你……你怎么会在这,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




学长看到事情曝光,慌张的屈服跪求着,没想到一个研究生,竟然会这么在意。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既然被你抓到,我也任栽了,我相信你是一开始就在旁边观看了,


在我这样调教下呈现出来的淫乱景象,你应该也看到了,我可以让你也参一脚,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更何况你一个学生,斗不过我的。」




警卫竟然悠哉的看着我,丝毫不感到紧张,还语带威胁的告诉我她在外面可还是有靠山,叫我不要多管闲事。




「哼哼!有这些影带,玩她,要几次都无所谓了,我何必和你们玩3p,要请兄弟,


我随便一叫都能有十几个小弟出头,会怕你吗?」




我冷笑着回应,不过我到也没虎烂他,我国高中时混了一阵子,当时那只要跟外校冲突都是我出面解决的,


在北部虽然势力没像在家乡那么大,但要叫个十几个人到还没问题。




或许是我的冷漠让警卫不知道要如何是好,那装出来的镇定,逐渐软化。




「算了!你有什么要求说吧。」警卫带着无力的语气说着。




「简单!交出所有影片!不要在骚扰她,不然你们就准备出现在社会版新闻吧。」




我提出我的要求,我可不想我在玩一个女人的时候,她同时还跟其他人干在一起。




「哦!你别忘了,我要是公布出去,她可是会身败名裂喔,就连你那块,尽管只是警局里流传,


总有一天也是会流入市面上,到时对谁都没好处,你还要这么做吗?」




「好问题!的确,如果这片资料交出去,难保不会成为地下光碟流出,


那時她是會背負著av女主角陰影的走下去,不過請放心,我會做適當處裡,變音,馬賽克。


我會讓傷害降到最低的。」




這當然是虎爛他的,我根本就不會這樣做,反正被拍的又不是我,管他去死啊。




「那……如果我想硬搶呢?」




警衛說完雙手伸過來,右手抓我的眼睛,左手要搶我身上的DV和相機,我身體一矮躲過了眼部攻擊,


正拳擊向他的胸口,「啪」的一聲,他倒退了幾步,跌坐在床邊。




「你打不過我的拉,還是放棄吧。」我悠閒的說著。




「算你狠,好吧!我認了,就照你說的作吧。」警衛終於認栽了。




「我暫時不會做任何動作,你們自己應該知道該怎麼做。」




我將話落下,他們只有無奈又不甘願的答應了,警衛從他抽屜裡取出所有相關的物件,


我又仔細的搜索了幾遍,才放心離開。




過了幾天,我聽到學長自請休學以及撤換警衛的消息,我想他們應該是不會回來了。




藝珍自那天後擺脫了調教的生活,裝扮便不像從前般野艷,變的樸素許多,至少,


對於以往連寒流來都不會穿牛仔長褲的她,在穿著上改了很多,平常也又恢復班上那和善活潑的藝珍,


只是這樣一來,旁邊的蒼蠅自然是又聚集圍繞在她身邊。




那……我有沒有拿光碟來威脅她呢?




答案是……沒有。




這就不禁開始怨恨我那色大膽小的個性,明明想操她想的要死,卻怎麼也不敢用這種威脅的卑鄙手段,


結果就只能看著她拍下來的光碟,用手自慰。




不過,有一日上午,她突然走到我身旁。




「今晚有空嗎?放學後我在樓下實驗室等你。」說完後不等我回答,逕自的便跑開離去。




是我的錯覺嗎?天外飛來艷福!?想起她那發浪的樣子,我底下雞巴不禁翹了起來。




************




放學沒多久,馬上被一群同學拉去所謂的家聚見學弟,可我總是心不在焉的敷衍著,只想著趕快回去,


心想著藝珍晚上可是在實驗室找我。




「抱歉喔,學弟,我今天有事情先走了,今天的飯我先請了,就這樣,先走了。」




說完拿錢丟給主辦人後,也不管他們怎麼說,騎著機車回到學校。




剛走進繫上大樓,便看到藝珍,身上穿著短袖T衫,搭配藍色牛仔褲,腳上穿著涼鞋,


一身輕便的低著頭默默站在我實驗室門口。




藝珍似乎感覺到有人來到,?起了頭,目光停在我的身上,臉上依稀露出喜悅的笑容,


小跑步的來到我面前。




「你來啦,等你好久了,想說我是不是被放鴿子了呢!」那溫柔聲音,著實令人有種憐惜的感覺。




「你……能和我四處走走嗎?」她問我。




「去哪?」




藝珍說:「哪都好,只要能讓我們可以單獨靜下來的地方就好。」




她用那溫柔又令人憐惜的語調輕輕的說著,我腦中已經開始幻想等一下的甜蜜情景,


或許我還能一親芳澤,只是……我真的那麼幸運?我沒有那種自信。




我陪她在校園四處繞著,她走在前頭,靜靜的低著頭走著,我則是跟在她後面,


沒有向前摟住她與她並肩而行,因為……我不敢。




走了一陣後,她在一處隱密的地方停下了腳步,並沒有回頭,說:「學長和警衛的調職和你有關,對吧?」




完了,怎么是问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要是我承认了,那么也代表我看到了她那种淫荡污秽的行径,


那时要不是我被人唾弃,便是伤害到她,所以只是沉默的站在她背后。




艺珍转过身来,眼睛直对上我的目光,「你这是默认啰?」




为什么,她的语气中带着颤抖,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异样的神采,令我心中一惊。




「那些东西呢?」




此时她的语气不仅是颤抖着,还令人感觉到无比的冰冷,我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我直觉的认为需要说些话。




「那些东西,我……我……」




在那我了半天,却接不下去,其实只要跟她说我处理掉了,但是她的语气神情,却让我说不出口。




而我更不可能说实话,难道要跟她说:「喔,你那些影片啊,在我的包包里啊,


每次想你的时候就会打开来看看,还打了好几次手枪呢。」这种找死的话不成?




「在你那里对吧!」




说完,抢步到我面前,一巴掌呼了过来,我没有还手,也没有阻止,任由她打在脸上,


「啪」的一声,再脸上留下火辣的五指掌印。




「你到底想怎样,又要像那些禽兽一样拿那些东西来威胁我,侮辱我吗?你说啊!」




她说的话越来越大声,最后几近嘶吼着对着我吼,声音中还带着哭声,双手握拳不断的捶在我的身上,


我没有闪躲,因为我总认为自己理亏,只认由她的拳头捶在我的身上。




「还给我……我求你……还给我……」




她的声音嘶吼的沙哑,一点也没有往常那温柔甜腻的声音,看着她那伤心的神情,


前几天看着光碟打枪的我升起了强烈的罪恶感。




我是喜欢她的,尽管看着她的影片狂打手枪,但现实生活中,她任何的情感起伏都很轻易的牵动我的心,


我实在不忍心看她这样,其实那件事情解决后,为了怕光碟被人随意翻出,我都随身放在包包中,


被她那样凄惨的声音哀求着,实在有一股冲动想要拿出来。




「拜托你,你要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请你将那些东西还给我!」她不断哀求着。




「你……你也像那些禽兽一样要我的身体吧,我……我给你!」




说完,竟然将上身的T袖脱掉,更蹲下来要扒我的裤子,我被这突来的举动吓到了。




「你……你这是做什么?」




我惊慌的问道,或许这也是纯情小处男的无知吧,要是平常人应该就挺起老二干下去了,


可是我没有被她的举动撩起欲望,还拨开她脱裤子的手,闪到一旁去,事后想起到还满懊悔的,


而她则是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全……全部都在这里……还你吧……我没……没有要干麻!」




我最没办法的就是看到女生哭了,慌张的从包包里翻找出那些光碟,递到她的面前。




「咦?」艺珍用那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




「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你拿去吧,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是……对不起!」




我不知道怎么道歉,只好深深的一鞠躬,双手奉上光碟,表达我的歉意。




「谢……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她看到我肯还她,赶紧伸手抢过那些光碟。




当听完她说的话,我心中第一个反应便是:「靠吆,这样也能收集到好人卡喔!」




然后心中升起一股不舍「天阿~~这样以后就没得看了,再~见~了~,我的最爱~~」,心中暗自淌血着。




結果,我們兩個人就這樣默默的對望了一陣子。




在依稀的月光下,我能清楚看到她那那米白的胸罩包裹著的是那豐滿白嫩的胸部,隨著她的啜泣喘息起伏,


微微的抖著令人蕩漾的波動,那哭的梨花帶雨的臉龐,更是讓人有股想抱起來憐惜的衝動。




「啊!變態!!轉過頭去啊!」藝珍突然害羞的用雙手遮住胸前,嬌怯害羞的喊著。




她也真是奇怪,剛才還主動的脫衣投懷,結果現在拿到光碟後就保守的像未破身的大姑娘般,


色大膽小的我,當然只有乖乖的聽她的話轉過身去,隨後耳後便傳來她穿衣服唏嗦的聲音。




「謝謝……再見!」




當我轉過身時,只見她跑步離去的背影。




這下,人沒吃到,光碟也沒了,以後見到還可能會十分尷尬,我想……下一個轉學的,不是她,就是我了吧!




媽的,我真是他媽的好人,一個愚笨到家的好人!




************




已經連續好幾天沒看到藝珍了,不僅是她躲著我,我也躲著她,畢竟我總覺得發生那種事,


再見面誰都會覺得尷尬。




實話說,看了藝珍的光碟後,腦子一直揮之不去,心想如果真能幹她一次,那感覺究竟是如何,


我真的很想知道,只是,上次錯過了機會,也因此徹底的被淘汰出局,我想,


現在要跟她見面說句話都已算是妄想了吧。




突然旁邊有人拍了我的肩膀:「嘿~在想什麼啊……思春喔!我有一片精采的喔,你絕對會看的爽到翻,


等一下放給你瞧瞧。」




轉頭一看,原來是班上沒人緣的傢夥--林胖,他一邊說一邊就在我的右手邊坐了下來,


这人在班上实在不受人喜欢,最主要是他三句不离女人,对于女生人数少,


大家拼命保持君子形象的班级里,自然是不受欢迎。




而之所以会跟他在一起,哀~最主要是有一次在光华买A片被他赃到,


然后他就把我认定为同一国的人,时常主动的找我聊天,并不时拿新片给我,说是同好交谊。




「天啊!」




我心中不禁呐喊着,想到等一下要听着两节课的变态噪音,要在平常也就算了,日文老师,渡边美子,


本校唯一一位日籍教师,而且是全校数一数二的美女老师,我可不想在他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可林胖又不放过我的继续说:




「我看啊,日文老师还真是个骚货,你看她的穿着,妈的,迷你裙这么短,屁股都快露出来了,


还有那奶子,你看她的衬衫底下,你根本就看不到胸罩的带子,我跟你保证她今天一定没穿胸罩,你看你看,走动那对奶子还会抖耶,干,真想操她,一定很爽!」




虽然不想继续跟他瞎虎扯,但眼睛还是顺着他的话移到了美子老师的身上。




那粉红色带白色细线的衬衫,配着黑色迷你短裙,黑色的丝袜下裹着是那修长的美腿,


高跟鞋里头是如玉雕般的美足,目光在移到臀部,老师浑圆的丰臀将迷你裙撑的饱满,


衬衫更是包不住那具有34D的巨乳,果真如林胖所说,老师的胸前两点微微突出,


走动时会不由自主的晃动,看的出来老师仅以胸贴贴住乳头,想到老师衣物下的情景,


跨下的著实激动了一下。




不过要是继续坐在他身边,我想今天日文课又不用上了,正想换座位时,无奈钟声响起,


全部的位子都坐的七七八八,眼见就真的没法换位的时候,艺珍向我挥了挥手,


拿起左边位子上的香奈儿的包包。




「不会吧~~」看来上天真是跟我开玩笑,真的会有事情发生!




艺珍竟然在日文课主动叫我做在她旁边,这心中的滋味真是……复杂,话虽如此,


我还是拿起书包直冲到她座位旁,也没发现那a片已经不知不觉塞进我的包包里。




「嗨,坐这吧。」她脸红的向我打招呼。




天阿,她在害臊什么,不会是……




「喔……谢谢!」我笑的有点僵硬的回应她。




当老师进来后,大家纷纷拿出课本,我瞄了一下艺珍,淡淡的眼影,水汪汪的大眼睛,


水嫩的双唇,白皙的脖子,c罩杯的丰满胸部,说实在,她真的很漂亮,感觉也没有以往冷艳,


还透露出一股清纯的气息,实在很难和她在那光碟里狂野妖艳的表现联想在一起,


有她当女朋友实在不是件苦差事。




正在偷偷打量她的时候,她的眼神迎上了我,笑了笑,身子便向我挪过来。




「我忘了带课本,所以要和你做一起啰,呵呵!」




天啊,那声音是那么温柔娇细,听的我全身都快酥了,难道她真的不介意之前的事?




咦!!不会吧,艺珍竟然将椅子移到了我的旁边,最后的笑声中又似另有企图,难道她……


我真的不懂她在想什么,可是我的心跳因为她这挑逗意味浓厚的动作而越跳越快。




「现在将课本翻到第28课,大家跟着我念。」




「快翻啊,怎么还没翻开课本,哎呀,我来帮你翻好了。」




说着,身子突然靠过来,右手翻开我的日文课本,而那对丰满柔软的胸部也碰上了我的手肘,


一陣柔軟溫暖的觸感從手肘傳來,鼻子還能聞到她身上擦的淡淡香水,她並沒有因為翻好課本而將身子挪開,


反而還做的更過來,左手輕輕的勾著我的右手。




這下子我上課還真無法專心了,身旁不斷傳來那令人醉心的香水味,


手肘上的柔軟觸感更是讓我這沒女朋友的在室男捨不得抽離,課堂上老師說什麼我已經聽不太進去。




儘管有美女在懷,弄得我慾火燃熾,明明藝珍一付任君攀折的浪樣,但我那色大膽小的個性又再度發作。




「那個……現在在上課……你……我……這樣好像……不太好吧。」 一邊說著,手指了指她又指了指我。




「沒關係啊,反正坐這麼後面,又有螢幕擋著,老師看不怎麼到的。」




天啊!




我的話並沒有讓她退縮,倒是她還反過來「提醒」我,坐這位子的好處,說老實話,


其實我並不希望藝珍抽手,畢竟像我這樣平凡的人,突然讓這樣的美女倒貼,儘管臉上不敢有喜悅的表情,


但心中老早就暗爽不已,只是心中仍是有所疑問。




「為……為什麼?你突然……我……」




我對於她這樣突如其來的舉動實在是搞不懂,我一向不認為在現在這樣的社會裡,


英雄救美那套方法能夠把到妹,加上她那天發現東西真的是在我那裡並沒有銷毀時,


我真的不認為有任何理由她會有今天對我的反應。




此時藝珍給了我一個狡獪的眼神,說:「你能經過一項考驗我才回答你。」




那水靈靈的眼睛眨了眨,臉上一副讓我猜不透的神情。




「喔……是……是什麼考驗?」我想趕緊知道答案,忙不?的問著她。




「嘻嘻……那就是……」




她給了我一個奸奸的微笑後,右手「唰」的一聲把我褲頭拉鏈給拉開來,


撥開內褲讓我那方才才軟下的雞巴,緩緩的撫摸套玩。




「喂~你做什麼,現在在上課耶!」




我被藝珍的舉動嚇到了,低聲喝止著,現在是上課時間,要是老師走到下面來,


肯定會看到這樣猥褻的情景,到時肯定會造成軒然大波,我想阻止,可藝珍卻將我的手給引導到她迷你裙下。




對於一個處男來說,這真是一個令人感動的時刻。




我可以感覺到手指處碰到那女人令男人最渴望的私處,手指才一觸摸,便感覺到內褲已經濕了,


隔著內褲,能觸摸到那自從出生時碰觸過後,再也沒機會接觸的女性私處。




蜜穴那溫濕火熱的溫度,隔著內褲傳遞到手指,經由手指又傳到我的大腦,這樣的刺激,


儘管理智叫我不該起反應,可是我底下的雞巴不爭氣的硬了起來,這時我才深刻體會,


什麼叫嘴巴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




「你放心,老師不會下來的,我給你的測驗是……看……你…能…撐…多…久。」說完,


藝珍做出了更離譜的動作,整個人蹲趴到了桌底下,整個頭靠在我的跨下,小嘴含上了我直挺的肉棒,


我緊張的環顧四周,所幸只有我們坐在最後一排,但對於藝珍這樣的舉動,我仍是驚惶不已,深怕被人發現。




人家都說,處男的第一次是撐不久的,但或許是我心情一直緊繃在怕被人家發現的狀態下,


而沒有把焦點放在藝珍對我的香艷口交上,反而撐的比我以往打槍還要來的久,我注意週遭一段時間,


發覺暫時沒有被發現的可能後,心情稍微鬆懈下來,此時,整個人便被藝珍的動作給吸引了。




艺珍那小嘴时而含着我的龟头,用那小舌灵巧的在我马眼上扫弄,时而如啃玉米般,


侧头含着我的鸡巴来回刷动,更在冠状沟那拨挑轻啮,一双纤手在我的跨边睪丸囊温柔的来回抚摸,


最后艺珍或许是看我好一阵子未射,使劲的张嘴将我的鸡巴含入,快速的套弄着。




当我专注在艺珍那淫荡又香艳无匹的「测验」后,过没多久我就忍不住,


感到丹田有一股欲望要喷发而出,当我想警告时,已然来不及了,一股精液射进了艺珍的嘴里,她并没有躲避,而是静静的含着,直到我的鸡巴软下后,温柔的替我整理好裤子后,才缓缓的坐回座位上。




我心中的歉意让我不知如何面对,支支吾吾的说:「对……对不……起……我……我……」




一个我字后面我竟然说不出话来,在那我了半天,才赶紧拿出卫生纸,示意要让她吐在上头。




只见艺珍没有接过卫生纸,「咕噜」一声,把我射出的精液给吞了进去,大眼中透露出复杂的眼神,


实在令我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当当当」下课钟声响起,艺珍优雅的站起身,在我脸上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


附在我耳边说:「晚上再告诉你。」随即便翩然而去。




告诉我,不知道地点我要怎么听她的答案,我急忙问:「地点呢?」




刚走出门外的艺珍,又从门后探出头来,说:「老地方等。」




做了个鬼脸后,便看着时而如天使般清纯可人又时而向恶魔般狡狯的艺珍,炫风般的消失在视听教室,


而我却一副痴呆样愣在原地。




「喂,你赚到了喔!」




突然我身后传来这句话,登时让我冒出了一身冷汗,难道上课时的情形被看到了,我赶紧回头,


一看说话的人竟是林胖。




「班花坐你旁邊耶,而且坐那麼近,應該卡了不少油吧,瞧她今天的打扮看起來還滿清純可愛的,


加上穿上了個迷你裙那腳真是修長正點,哇靠,要是能當她的男朋友一定每天搞她搞到精盡人亡為止!」




「阿……喔喔……是啊,要是真當她男朋友就好了!」




聽到原來不是上課被看到的事情,我登時放鬆下來,心底深處所盼望的話也順口說出,


當然林胖只會當成在附和他罷了。




「我塞給你的影片有看了嗎?」




「啊!?什麼影片?」林胖突然冒出這句話,使我愣了一下。




「啊!我忘了,你坐在班花旁邊喔,好吧,那你今天拿回去看看吧,包你會大呼:這怎麼可能~~」




「喔,這次是人馬大戰還是性愛生產全紀錄,還是明星偷拍大全集?」




我口氣有點冷淡的問,因為總感覺這片內容口味鐵定不輕,要不然林胖不會這樣的強烈「推薦」。




不過他並沒有告訴我,只是給了我一個曖昧又淫穢的笑容,說:「給你一點提示吧,是我們認識的人喔!」




「是……是誰?」




聽林胖這麼一說,我直覺反應便是藝珍,自從那次之後那些光碟我一直隨身帶著,


放在我每天背著的背包裡,不可能從我這流出去阿!




難道我上次沒有處理完全,最後還是讓那兩個渾蛋將影片外流了!?




想到這,我頭上冒出了不少冷汗!




「嘿嘿……你看了不就知道了,包你意想不到,我先不公佈答案,enjoyit」




說完,林胖便離開教室,而我也趕緊收拾書包,趕往下一節課的教室。




************




放學沒多久,靠吆,又被社團拉去教拳,可我的一顆心給林胖下課前的那句話勾住了,隨便帶一下操,


打一兩次套路後我就說:「學弟,你們自己練,等一下老學長會來,我今天有事情先走了。」




說完也不管他們怎麼說,趕緊跑回繫上。




剛走進繫上大樓,便看到藝珍拎著CUGGI的小包包,低著頭靜靜的站在我實驗室門口。




晚上的穿著有別於上課時那付清純的模樣,此時上身一件緊身露臍小可愛,外搭短薄七分袖外衣,


將那玲瓏的身材展露無疑,衣服胸前的英文圖樣令人把目光集中到她那豐滿的胸部,搭配幾乎彎個身就可探見內褲的超迷你熱褲以及清涼又能襯托腳型曲線的高跟涼鞋,火辣的穿著撩起了我的慾火。




藝珍似乎感覺到有人來到,?起了頭,目光停在我的身上,臉上依稀露出喜悅的笑容,小跑步的來到我面前。




「你來啦,等你好久了,想說我是不是被放鴿子了呢!」




那帶點委屈無辜的溫柔聲音,著實令人有種憐惜的感覺,


而我也對方才只看到穿著打扮便慾火燒熾的心態感到慚愧,也想起來見她的目的。




「為……為什麼……突然會對我……」




或許是緊張吧,面對藝珍我總是無法說出很流利的話,支支吾吾的問她,一顆心也「撲通撲通」的狂跳,


等待著她的回答。




「你……能先在我離開學校嗎?」她還是沒有回答我。




「去哪?」




她用那修長的手指捏了捏我的鼻子,微笑的說:「你沒交過女朋友齁,哪有人這樣問的,我還沒吃晚餐呢,


先帶我去吃吧。」




她用那溫柔又俏皮的語調說完後,頭微微靠在我的身上,在外人看這場景,


就像一对亲密的情侣一样,只是……真的可能吗?自卑的我,不敢去相信。




我载着她四处绕着,她的手并不是抓住后面的横杆,而是搂着我的腰,身子依偎在我的背后,


背部传来她那丰满胸部的柔软处感,弄得我心神一阵荡漾,但从她搂腰贴身的动作,


感觉到她那似水般的柔情,以及想要依靠的小女人心态。




我们最后到士林吃东西,与其说我带她到士林吃,倒不如说她拉着我在士林到处吃喝玩乐。




我这个常被朋友笑快变宅男的无趣男子,还真不习惯这样热闹的地方,


在别人看我们一定会认为是对亲密的情侣,除了亲吻外,艺珍为我做尽了情侣间会做的亲密动作,


一路上小鸟依人的黏在我身边,小女人的娇及少女的俏都展现的淋漓尽致。




吃吃喝喝走了一阵子,我们之间并没有太多对话,大多都是艺珍叽叽喳喳的说给我听,


偶尔才问问我平常做些什么事啊,有什么兴趣阿等等的问题。




我们绕了一阵子,我心中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她的态度会突然的改变,有好几次想开口,


可是艺珍总是很巧妙的把话题有带开。




最后,她好像走累了,还撒娇的叫我背她,我拗不过她,只有蹲下身将她背起,


这样的动作让逛夜市的人都注目在我们身上,艺珍好像不以为意,


还调皮的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然后像骑马般,「驾」的一夹双腿,要我把她带回机车停放的地方。




虽说一路上这样感觉很丢脸,但是抱着她屁股的双手及背部可就享受着极大的福利,


又因为她今天穿的是超热裤,为了怕曝光,全身更是紧紧的夹靠着我,那丰俏有弹性的臀部和那丰满柔软的胸部,随着我的走动而和我紧密厮磨着。




来到停车的地方,我一边开锁发车一边问她:「要送你回家吗?」




当我站起身来时,艺珍身子靠过来,轻声的说:




「不要,我们再绕绕吧,哪都好,只要能让我们可以单独静下来的地方就好。」




静静的载着她四处绕着,汽机车的呼啸声从耳边不断飞过,还听到飞机的声音,


心中突然想到在附近的美术公园,于是我就带她到美术公园走走。




在公园散步,照刚刚的关系我应该是要搂着她,两人亲密的在里头漫步,可现在还是她走在前头,


我则是跟在她后面,没有向前搂住她与她并肩而行。




因为……我不敢,此时又像极了之前她在校园里质问我的那情景。




突然,她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神情有些生气,开口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笨,都不会主动一点喔!」




说完,过来搂住我的手,要往前走,我却显的有点踌躇。




「那个……还没有跟我说……」




「喂!你很「卢」耶,我会跟你说的拉,先跟我走拉!」艺珍那半生气的娇态,实在令人着迷。




「可是……」




「再不来我不告诉你了喔!」




说着,放开我的手自己做势要走开,我心中着实想知道原因,所以赶紧踏步上去,拉住她的手,


跟着她往里走去。




「嘻~,你只有这样才会主动喔!」只见艺珍笑着说着,手又搂住了我的手臂,


身子靠在我身上,漫步的向里走。




公园并不深,一下子就快到底了,于是她就在高台底下的水池边坐下,整个人靠在我身上,


从她身上可闻到那少女的幽香,发香,一边也听她说着。




「其实,跟你同班一年,还是不太了解你,于是啊,这几天就到处问了问我们班的女生和男同学,


嘻嘻,没想到你真是个好人,其实我早也该想到了,那些东西啊,要是换成其他人,


拿了那些东西哪还有不向我威胁的,只有你,会留在自己身边。」




「可是啊!你还是不够好,因为你没有把这些东西处里掉,一定是看着这些光碟做出一些肮脏的事齁,


可见你一定是个色大胆小的家伙!」




哇勒……真被她说中了,她怎么知道的?




「你这个人真的很色耶,人家在处里那些东西的时候,还发现有…有…那个毛。」




说着,艺珍又用手捶了我几下,但跟上次不同,这次虽然捶在我身上,但却感觉到她娇羞中又带着情意!?




事情听她用那甜腻美妙的声音缓缓的说出,真算是一种享受。




反正听她这样说,我心中大概也有个底,或许,她真的有那么一丝喜欢上我了吧,只是下午……




我看着她,问:「那为什么今天下午……」毕竟下午日文课的动作实在是令人太讶异了,


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惊人举动。




突然,艺珍整个脸红了起来,双手又不断的捶着我,说:




「坏蛋坏蛋,你这大变态,大色狼,满脑色情的东西!」




听到这我还真的是满脸黑线,完全不知所谓,也或许在这样暧昧的气氛下,


我首次大胆的反击道:「怎么可以这样说,是你自己主动对我做的耶!」




艺珍眼睛瞪了老大,又满脸通红的鼓着腮巴子,说:「你……你……哈……啊~~」




娇呼一声,扑近我的怀里,低头细声说道:




「本来阿,我是想要在晚上时才要见你的,只是在日文课的时后,人家不知道为什么,


就是有點……有點……想要了嘛……那看到你在東張西望的,就……就叫你過來了啊!」




天阿,真是夠爛的理由……沒想到我的第一次,竟然就這樣……




話才說完,她又起身推了一下我的頭,


說:「還有,你不要以為我隨便喔,要不是人家……,才不會……」她話說的還真是不清不處。




「要不是怎樣,才不會怎樣?」我總是想問個清楚。




我疑惑的看著她,只見她嘟著嘴,


一付生氣的樣子說:「你……你……這個笨蛋,超級大笨蛋,大笨蛋,你一定要讓我說喔,


都已經到這樣了,哪有人叫女生說的嘛……笨蛋笨蛋!」




我還是不瞭解她要我說什麼,疑惑的望著她,只見她的眼匡又閃出淚光,


委屈的說:「難道是你嫌我已經……嗚嗚嗚……」




「我……沒……不是……」天阿,她突來的哭泣又讓我手足無措,這……是怎樣!難道是要我告白?




天啊!會不會太突然了阿,我……我都還沒準備好阿!




只見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直看著我,那修細的眉毛,白皙嫩滑的臉蛋,小巧朱紅的俏唇,


那令我幻想無數次的臉龐,那令我捐出不知多少子孫的俏顏,此時就在不到三十公分處凝視著我,


真的要說嘛,我心中不斷掙扎著。




「我……我……」




藝珍看著我結巴的說不出話來,伸出她那柔嫩的玉手,握上我緊張而顫抖的手,眼神中充滿了鼓勵,


溫柔的說:「加油!」




這句話似乎給了我莫名的勇氣,我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氣說:「我喜歡你!請做我女朋友!」




一句話霹靂啪拉的快速說完後,我的嘴馬上被她的香唇吻上,好軟好軟,原來這就是女生嘴唇,這就是接吻。




她深深吻了我後,臉上出現了淚痕,嗚咽的說:「我……我好高興,我也喜歡你!」




說完,俏臉埋近我懷裡,語帶有點不安的問:「你……你真的不介意我曾經……」




一問到這個問題,我想一個男人爽快的說不會是騙人的,況且我還只是處男(雖說已經在下午被破身了),


所以我沈默了許久,但我轉念想了想,不能原諒又如何,難道我就能因此不喜歡她?




答案是……不可能!




與其這樣讓兩個人不快樂,倒不如把它深埋心底,讓時間去讓它淡忘。




想通了這一節,我終於可以帶著較為堅定的心回答她,我扶正她的身子,


自己也一臉嚴肅並帶著認真的語氣說:「會,但是無法影響我對你的心,所以,還是希望你能做我女朋友,藝珍小姐,請問你肯和我交往嗎?」




我這話很顯然的感動了她,她雙手捂著嘴,任由雙眼留下那珍珠般的淚水,激動的說:「我願意!」




我們兩人在公園坐了許久,天南地北的聊,出奇的並沒有小說般告白完後緊接著的愛情動作戲碼,


而是沈浸在這兩人打開心房,彼此誠心接受對方的溫柔之中,久久不捨起身離去。




我跟藝珍的愛情就來的這麼突然,在這場戀愛裡,我發覺她的個性可真是百變,說什麼也捉摸不著,


時而清純可人,時而妖艷大膽,我總是被她牽著走。




為什麼她會這樣突來的轉變,更挑上我這平常幾乎沒什麼交集的男生,我真的不知道,


我也曾經問過她,可她總是笑笑的不回答。




或許,這就是好人的報償吧,而我這個好人,正被一個小妖精牢牢的抓在手上,一直到今天。